去西安旅游团报价_西安旅游跟团
亲情故事

跨越血缘的亲情 刘青与贫困户的“温情故事

  这是一个隐藏了6年的亲情故事,故事的迷底缘于镇党委书记下访,遇到一个“上访户”而揭开的。

  2018年3月28日,山东省威海市俚岛镇党委书记洪加跃来到香山前村走访了解村委班子换届情况,村里一名叫王玉芹的妇女闯进了村委办公室,劈头盖脸就问:“你就是洪书记吗?今天我要反映点事,我和老伴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说说你们包村干部刘青的事。你要不答应,我就到市里去‘上访’”。然后她一口气讲了半个多小时,说到动情处,直抺眼泪。最后王玉芹说:“我不是让你提拔她,也不是让你奖励她,就是让你宣传宣传她,让更多的老百姓知道,俚岛镇机关干部和我们老百姓真是一家人啊!”

  2012年10月12日,这是俚岛镇香山前村村民王玉芹和丈夫刘德无法忘记的日子。当刘德和摘完自家果园最后一筐苹果后,他终于腾出时间和老伴碾转荣成、威海市各大医院治疗“鼻窦炎”,但最终病理检测确诊为鼻咽癌。这一结果如睛天辟雳,顿时让这个家天塌了下来。本是性格开朗、爱说爱笑的老伴王玉芹,一夜间苍老了许多,人也变得沉默无语。

  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刘德和同老伴经营着4亩苹果园,再加上种点粮食,每年都有几万元的收入,儿子儿媳在威海工作,这样的生活在农村已是小康水平了。然而,不幸的降临,令这个家庭措手不及,也就是从不幸这天起,包村干部刘青与这个特殊家庭结下了渊缘。王玉芹说:“是老伴的一场病,让我们和包村干部刘青结下了亲情”。

  刘青于1990年从莱阳农学院毕业后,一直在俚岛镇政府工作,包驻香山前村。乐于助人的她很受村民喜欢,在她联系的香山前村,无论男女老少有大事小情都爱找她。听到刘德和的不幸,她一边安慰刘德和,一边和王玉芹商量手术的事。她说虽然我不懂医术,但是只要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不遗余力。

  一个月后的11月14日,威海市立医院的专家来俚岛镇卫生院为刘德和进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但连手术费用再加上后期到威海肿瘤医院化疗,前前后后花去医药费26万多元。刘德和家境的骤变牵动着刘青的心。经她与片长向镇党委汇报后,根据镇党委的安排,刘青与刘德和一家结成帮扶对子。考虑到刘德和家庭的实际情况,刘青与村党支部商量,并经党员村民代表会议表决通过,刘德和列入低保家庭。这之后,刘青每月都要到刘德和家走上一两次,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陪他们老两口拉拉家常,有时还捎上药和食品。临近年关,怕他们没钱过年,刘青就给王玉芹送来了600块钱,安慰说:大姐,有困难我们大家帮,你就别拿我当外人啦!

  两年后的2014年10月8日,刘德和再次被检查出舌癌。每隔一星期就要到威海市立医院进行一次放疗。这一次舌癌,又让刘家支出医疗费用14万多元。刘德和老伴感叹,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刘德和两次大病共花掉42万元,除去医保报销部分,自己仍然要掏20多万元。这20多万,毕竟要靠卖一斤苹果、卖一斤麦子,一块钱两块钱攒下来,还有接连不断的后续治疗费,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因病致贫了。由于两次大病,让刘德和经历了70多次放疗,原来壮实的农家汉子,体重只剩下不到90斤了,再加上每年都要住四五次院,他们辛勤经营多年的苹果园只好放弃了。

  中医讲“火气内发,上为口糜”。一到春天农忙时节,刘德和看着地里的活就着急上火,然后嘴里就大面积溃疡,疼的就得住院治疗,2013年和2014年两个春天,刘德和住院都是刘青起早把他们从村里拉到公路边坐车。2014年这次住院,刘青在车上还悄悄塞给王玉芹1000元,她说:“这钱,你们老两口就买饭吃吧。”但是事后,她又让在市人民医院中药房工作的爱人李继龙每天负责给老两口买中午饭,住院半个月天天如此。王玉芹说:“不光拉着来而且管饭,病房的人都以为是我们家人。

  刘德和需长期吃止痛药,这种药只能从市人民医院买,而且一次只能拿一盒。王玉芹隔几天就要坐70多里的小客到市人民医院买,刘青考虑到这样实在不方便,就托人特批一次可拿两盒,刘青还花160多元,为刘德和买来替代药品路盖克。就连中耳炎液和小到锦签,刘青都给买来送到家里。刘德和用胸腔发音说:“不知哪天我就没了,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好人刘青,这是我活着的一大心愿啊。我住院52天,刘青每天车接车送,就是亲生儿女也做不到啊”

  肿瘤专家形容:癌症意味着开启了痛苦的折磨模式。因为放疗和烤电的副作用,刘德和的食道只有毛衣针般粗细,只能靠吃流食,每天喝药,都是吃一半,从鼻子里流出一半,说话发不出声,满口牙掉光,耳朵也听不清了,上厕所要扶着墙一步一步挪着走。

  去年9月4日,刘德和因感冒到马道卫生院住院,刘青又掏出了1000元。考虑到刘德和行走不便,刘青早上6点30分就到刘德和家,拉老两口上医院,打完针后刘青又牺牲午休时间,把他们接回家,这一接一送每天要跑20里,一连就是15天。因病情变化,9月19日,刘德和又转到了俚岛镇卫生院住院,刘青又给了王玉芹1000元,这一住又是半个月,刘青仍然是天天接送,不过这次是每天来回要跑50里路。不久,刘德和需要做中医浮针,刘青又拉着他们来俚岛镇卫生院,没想到需要住院治疗。因来时没带住院用品,刘青就开车去超市,花200多元买来奶粉、豆粉、玉米糊等营养品,然后又跑到自己母亲家,拿来碗、勺、水杯、暖瓶等生活用品,一上午就跑了三趟医院。刘青仍然象以前一样,每天继续负责接送。这中间刘青有几天外出学习,她就自己花钱预定了一辆出租车,每天按点接送。一次刘德和打完针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因刘青上班无法去接,刘德和与老伴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小客,这时刘青连打三便电话,让他们就近下车,因为她给预定的出租车已在前面等候了。

  这前前后后52天,刘青就像家人一样,风雨不误,尽着一份没有血缘的亲情。提起这些,王玉芹直掉眼泪,她说:“52天不间断,就是亲生儿女,亲姊妹也做不到啊!“小麦是我每天活着的粮食,而刘青是我活着的精神支柱”刘德和是省标建档立卡贫困户,刘青是帮扶责任人。在刘德和家的炕头上,放着一个日记本,王玉芹在里面记着常用的电话号码。其中一个收小麦人的号码与刘青的电话号并列醒目的地方。王玉芹说:“小麦是我每天活着的粮食,而刘青是我活着的精神支柱”。

  为方便与帮扶户联系,镇党委统一为机关干部印制了联系卡。可王玉芹却说,我有刘青的联系卡,但我还是喜欢把她和亲戚的电话记在一起,我感觉她就是我的亲人。

  去年9月刘德和住院期间,他一直不安心住,担心家里的一亩花生好收了,因为这是他和儿子两家一年的油料。一天下午刘青从医院接他们回家后,买上矿泉水拉上王玉芹,一下午把花生摔完了。隔上一周又帮助王玉芹把地里的玉米扒干净拉回家。还找人帮着给粉刷了家。刘青说:“王玉芹是个坚强的女人,不仅一个人要种几亩地,还养了一只羊、4只鸡,刘德和每天喝不完的羊奶,每月还能卖上几十元。”王玉芹说:“这6年里,刘青给我们家捐款捐物5000多元,做的好事数也数不过来。”

  “我们付出一份爱心,他们就多一份希望”,刘青总这样认为。刘德和一家的遭遇也一直得到俚岛社会各界的关心,近两年镇党委政府给送来了3000元慰问金,还有大米、面粉、牛奶、花生油等慰问品,威海市包村部门也来看望,两个月前马道卫生院副院长登门送来了“健康扶贫暖心工程”承诺书,刚上任的村党支部书记为王玉芹找了份加工海带绳的活,一个月也能挣上几百元。提起这些,王玉芹说:“即要感谢党,又要感谢党委政府派来了刘青这个好干部,如果没有她跑上跑下,谁能知道谁是刘德和。”

  了解刘青的人都知道,她的家庭担负也不轻。儿子在读研究生,父母都是农民,都已80多岁,父亲患脑出血、母亲腿有伤病,两人都不能下床,一切生活都靠刘青的哥哥和姐妹照顾,她只能多出钱或抽时间尽孝;她的公婆也已80多岁,而且身体也不好,她每个星期天都要去成山镇为婆婆洗头。不能经常陪伴四位老人,刘青常常自责,再加上繁杂的农村工作,让已经50多岁的她身感疲惫,但是当为老百姓做事的时候,又满血复活。

  刘青无私的爱,也常常让王玉芹感到困惑。她多次问刘青,包村干部都像你这样吗,你图的什么?刘青告诉她,每个贫困户都有镇上的机关干部负责联系,这是当镇干部的责任和义务,他们与每个联系户之间都像亲戚一样来往。

  授人玫瑰,手留余香。王玉芹不会说这样的话,但她懂得这个理。本来安排她干保洁员,希望一年能有9600元的收入,但是她担心老伴经常住院,怕卫生收拾不及时,辜负了刘青和村里的希望,就要求把这份活分两个人干。然而这样,她一年干保洁的收入还不如吃低保高。她说:“人要知道感恩。不干,对不起刘青。我只能好好干,把村里卫生和我自己家收拾干干净净,为清洁家园、美丽乡村出份力。”

  一直对采访比较介意的刘青说了几句话,令人深思:我是一名党员,又是党代表,理应这样做。付出与得到是同向的。我从刘德和老两口身上学到了坚强。只要把他们的精神用到农村工作中,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所以我应该感谢他们。